金庸 从小就喜好看大众文学,八九岁就在看了,第一部看「荒江女侠」,其后看「 江湖奇侠传 」、「近代侠义英雄传」等等,年纪大一点,喜好看白羽的。

2003年, 金庸 说,“我一生最欢快的享受,即是捧起一本都雅的大众文学来抚玩一番。现今我坐飞机长途旅行,爱莫能助,手提包中仍常带白羽、还珠、 古龙 、司马翎的 武侠 旧作。”“以人物写得好不好,来丈量每一部作品的文学价钱……我认为「 十二金钱镖 」的文学价钱比「蜀山剑侠传」与「 江湖奇侠传 」高,由于前者写飞豹子、俞剑平等人物都有成效,尔后两者专以情节怪僻取胜,难免落了次乘。……「卧虎藏龙」等书,人物是有心里思想的,结构也比「 十二金钱镖 」好,比「蜀山奇侠传」当然是更好了。” 金庸 念书,不只是为创作,只是纯粹的嗜好,采纳采访时曾说,“若是有两个选取摆在面前,一个是入狱10年,但可以自如念书;另一个是拥有自如,但不可以念书,我情愿选取前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