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案:    一朝醒来,殷小幽穿成狗血小白文里,男主的炮灰前妻。

书里面原主嫌弃男主是个穷酸骚人,为了和离,闹得家中鸡犬不宁,卷了仅剩的财物跟姘头私奔,更是直接害死年仅两岁的亲生儿子!

男主看似温和,实则不是良善之辈,原主云云作死,自然没什么好下场,殷小幽恍惚记得,原主着末被人弄瞎双眼,扔在雪地里自生自灭。

想到这里,殷小幽不禁打了个寒颤,她但是记得。

低贱相公虽然目前穷,但改日但是首辅大臣!跟炮灰前妻和离之后,更是娶了当朝公主,春风得意,权倾朝野!

惹不起还躲得起。

殷小幽拾掇拾掇行李,一手抱儿子,一手捂肚子,依然和离为上!没错,殷小幽发现,原主的肚子里,又有一个。

殷小幽:相公我感到,我们还是和离的好。

谢度笑眯眯:和离?你再好好想想?嗯?

第1章 你给他做饭了?

哐啷一声响动。

把殷小幽从睡梦中惊醒。

谁啊那么吵。

殷小幽坐起来,一个脏兮兮的小孩立刻饮泣:“娘亲,然然不是故意的,你不要打然然。”小孩当中是碎了的瓷碗,看来就是这个响动才把她弄醒的。

等等,喊她什么?

娘亲?

她一个妙龄少女,何如就成娘亲了。

殷小幽看着四周的一切,眼神充溢震惊。

这是哪啊?!天下上为什么有这么脏的房子!

她穿越了?仍然有人整她?

见娘亲不绝不讲话,谢殊然哭的更厉害。

他就是太饿了,爹爹又没回家,只能自己倒水喝。谁明白会把碗打碎,吵到娘亲就寝。